當前位置: 首页 > 新聞中心 > 新聞詳情
E藥經理人專訪極目生物胡海迪:“內捲”本質上是因為缺乏目標性
2022-02-11

編者薦語

新年伊始,極目生物創始人及首席執行官胡海迪博士接受E藥經理人專訪,探讨了“内卷”時代,如何以創新思維應對行業風向變化與同質化競争。原文發布于E藥經理人公衆号。


1645786965.gif

2018年,港交所開始接受沒有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上市;2019年,上交所出台注冊制、科創闆五套上市标準;到2021年,北交所新三闆精選層出台……資本市場給企業融資打開了渠道,也為創新藥企的繁榮發展提供了溫床。

但是創新藥的繁榮之下,内卷形勢越來越嚴重。如何在競争激烈的環境下破局“同質化”成為越來越多藥企需要思考的問題。
“創新,一直是行業内探讨的焦點,但還是會看到“同質化”和“内卷”等問題。出現這一現象,我認為從本質上來說是因為缺乏目标性,即有的放矢,以及全面的創新還做得不夠極緻。” 極目生物CEO胡海迪說,有目的性的創新的内涵,是以醫學和市場需求為驅動力的。
在他看來,創新應該是全面的創新,可以是新的結構,或者是新的給藥方法,甚至可能是新的銷售模式,新的疾病教育的方式上的創新,作為創新藥企,從藥物早期的發現、到臨床研究到商業化,在每一個環節上都值得去研究可以創新的方法。
“在埋頭趕路的時候,也不要忘記思考并洞察臨床上和市場上真正的需求,滿足了這些需求,才是真的有價值的創新。” 胡海迪說。
WeChat Image_20220211185814.png
極目生物CEO  胡海迪
以下為E藥經理人與“創百彙”理事會員胡海迪對話精彩内容摘錄:

Q

E藥經理人

A

極目生物CEO  胡海迪

Q1

Q: 在眼科這個“黃金賽道”,你怎麼看待創新,尤其是源頭創新?你認為創新藥公司會為如今研發“内卷”、賽道“同質化”的問題帶來改善嗎?

A: 創新,一直是行業内探讨的焦點,但還是會看到“同質化”和“内卷”等問題。出現這一現象,我認為從本質上來說是因為缺乏目标性,即有的放矢,以及全面的創新還做得不夠極緻。

有目的性的創新,是以醫學和市場需求為驅動力的。行業中經常被提及的同類首創(first-in-class),或者同類最佳(best-in-class),不是說不可以,但是我們也需要思考追求在“同類”(class)中求勝負的這種标準,是否永遠絕對有必要?是否是賽道真正需要的?我認為需要去探讨思考。所以在埋頭趕路的時候,也不要忘記思考并洞察臨床上和市場上真正的需求,滿足了這些需求,才是真的有價值的創新。
全面的創新,是我們看到創新的方法是多元化的,可以是新的結構,或者是新的給藥方法,甚至可能是新的銷售模式,新的疾病教育的方式上的創新,作為創新的藥企,從藥物早期的發現、到臨床研究到商業化,在每一個環節上都值得去研究可以創新的方法。
也隻有從根源上了解了需求,全方面的思考,才能夠真的讓創新有價值,市場上更加百花齊放,行業也才會發展。

Q2

Q: 麥肯錫研究認為,我國已經進入新藥研發“第二梯隊”,你認為,國内醫藥創新距離第一梯隊在哪些方面還有差距?

A: 與其說距離第一梯隊的差距,更重要的是從持續進步,長遠發展,最終實現突破的目的來看,從行業、投資、政策、人才四個方面進行完善和提高。

第一,行業層面對創新認知的提升和擴展。真正從患者和市場角度出發,有的放矢進行有價值的創新,而并不是僅僅将目光鎖定在某個分子或仿制藥和生物類似藥,這樣會造成研發資源的浪費,這樣的創新沒有價值。真正的創新應避免對研究資源造成不必要的損耗和浪費,減少“寶貴臨床資源被占用”,“有限病人遭哄搶”的亂象。推動醫療效果和資源分配的優化,才能最終令患者獲益。
第二,投資層面的支持。創新一定會伴随着風險,但也會帶來打破傳統創造曆史的成果。對于企業來說,要突破現在的競争格局,從本質上進行創新,收益必定是和風險并存的,而在這樣的過程當中,離不開投資方的理解和支持。
第三,政策方面的持續推動。近年來國家出台了非常多的政策推動創新藥的研發,對于企業來說受益匪淺,期待可以有更多相關政策出台,為創新技術的應用和發展不斷注入動力。
第四,人才和能力方面的擴充。目前的環境,不僅僅是需要科研人才,對于具備優秀商業能力的人才也非常渴求,從而能夠從整體上對公司進行健全的搭建和管理,對公司生命周期和商業能夠有全面的把控。

Q3

Q: 你所在公司新藥研發立項時,主要考慮的核心影響因素有哪些?排在第一位的是什麼?

A: 極目生物從創立之初,就建立了“雙引擎”戰略:一方面以突破性的前沿科技,解決未被滿足的臨床需求,一方面以消費者導向的創新技術,覆蓋廣大的消費群體。這一戰略也是極目生物評估産品時堅持的原則。一個産品是否能夠解決重點的醫學問題,比如葡萄膜炎性黃斑水腫,在中國有百萬級的病人,但國内尚無獲批的治療藥物,從臨床上來說存在着巨大的未被滿足的醫療需求,抑或是能夠幫助更廣泛的大衆解決眼健康問題的科技,比如近視、幹眼、老視,是我們考量的核心。

Q4

Q: 近年來,進入臨床試驗的創新藥明顯增多,臨床資源逐漸成為了稀缺品,導緻藥品開發成本大幅提高,在進行臨床試驗研究時,如何選擇臨床試驗機構?标準是什麼?你認為目前對于臨床資源的争奪突破口是什麼?

A: 以極目生物為例,是否重視創新,對創新的認知是否能和公司保持同頻非常關鍵。我們希望和臨床實驗機構,以及科研的合作夥伴攜手共赢。一方面在幫助公司完成研究試驗的同時,一方面自身學術地位也能夠獲得提升,雙方形成良性循環,互相成就,從而也是對中國的臨床數據做出貢獻。

臨床資源争奪突破口,在于兩個方面。首先,行業内能夠達成共識,即對于某個靶點或者同類的藥物上,重複性的投入是一種消耗。此外,回歸産品本身,産品需要具有足夠的創新性和學術影響力,能夠彌補領域内的空白,可以賦能機構,提升其學術影響力。

Q5


Q: 你認為,藥企尤其是Biotech公司在産品推進到哪個階段就需要去布局商業化?你所在的公司是否有已經商業化或即将進入商業化(處于III期或進入審評階段)的産品?如何描述該産品的臨床價值與優勢?

A: 極目生物目前已經有三款産品進入了III期臨床階段,其中,全球首創的脈絡膜上腔注射療法Arcatus™/鋒脈®(ARVN001)針對葡萄膜炎性黃斑水腫治療的國内III期臨床試驗已順利完成首例患者給藥,這是國内首個脈絡膜上腔注射療法産品,在解決糖尿病性黃斑水腫未滿足需求方面也具有巨大的潛力;創新給藥療法ARVN002(低濃度阿托品微量眼用溶液)針對兒童進展性近視的III期新藥臨床試驗申請在中國獲得批準,更為高效精準的微矩陣藥膜遞送技術助力近視防控,這也是中國首個獲批的微矩陣藥膜近視藥物III期臨床;ARVN003(匹羅卡品微量眼用溶液)治療老視(老花眼)的III期新藥臨床試驗申請在中國獲得批準,這是中國批準的第一項老視藥物臨床試驗。

對于極目生物來說,一直在貫徹的是全生命周期管理的理念,甚至在藥物引進的時候,就會考慮到商業布局和市場整體的未來前景,而不是等到後階段才開始進行這方面的考量。

Q6

Q: 從臨床價值與商業價值兩方面評價一個藥品的價值,你覺得可以從哪些維度去評判?

A: 我認為可以從藥物對臨床需求的滿足程度,目前所處的研發階段,覆蓋人群及前沿性進行綜合評估。

從對臨床需求的滿足程度角度來說,可以分為三個維度。第一,解決了有無的問題。如果某種疾病目前是沒有治療方法的,那麼該藥物的價值一定是比較高的。第二,彌補标準化治療的不足。如果某種疾病目前的标準化治療不是很理想,比如大部分病人得不到很好的緩解,或者說有非常嚴重的副作用,該藥物又能夠代替标準化治療,那麼也非常有價值。第三,改善了現有的治療方案。疾病目前的治療藥物,在依從性等方面依舊存在不足,如果可以從這方面進行提升,也有一定的價值。
從研發階段角度來說,臨床試驗處于越晚期的藥物,由于離市場化更近,風險相對更可預見和可控,價值相對較高。覆蓋人群層面,病患的基數,或者整體覆蓋面越廣,價值相對越高。
從前沿性的角度來看,如果一個藥物的利潤無法立刻體現,但是它是前沿性的下一代治療方案和技術,在未來能夠進一步拓展和應用,那麼它的價值也非常高。

Q7

Q: 部分産業人士認為,2022年将是中國創新藥企國際化元年。據你觀察,你認為目前Biotech公司在藥品國際化過程中,有哪些優勢和短闆?你認為,一個公司達到哪些指标,意味着國際化是成功的?

A: 有些企業覺得通過license out自主研發成果實現單個産品的簡略版國際化,就是國際化的目标;有些企業認為有國際化大公司願意一起合作或是license in海外創新藥資産,就是一個國際化的标準;有些企業則希望通過整合研發注冊、銷售産業鍊實現全面國際化。

國際化,這個議題非常難定義,對行業而言卻都是有益的探索。與此同時,我認為這背後有一點是共通的,那就是整個全球市場,包括有影響力的醫藥企業、學術機構、研究機構等,對一個企業綜合優勢的評價和認可指标。
盡管每個企業對怎樣去體系化地布局全球市場目标不一,但是對企業的創新性和認可度是永恒的主題,例如有一家歐美公司想在中國找個當地合作夥伴,你是不是他的首選?這也是我們極目生物在思考國際化議題的時候最關鍵的考量。如果被第一時間想到,我認為這樣的國際化就是成功的,盡管具體實施起來階段性的目标可能不同。具有持續競争力的企業一定會調整節奏,并通過創新升級和這樣的國際化實現跨越發展。

Q8

Q: 人才資源短缺造成的問題是某一類職位薪酬大大超出行業認知,比如據相關媒體報道,首席醫學官年薪超千萬元,你認為這種态勢是否符合人才規律?

A: 首先退一步審視,其實這是一個好的現象。近年來生物醫藥行業發展迅猛,對人才需求不斷加大,才會出現人才資源短缺這樣的說法。通常如果是一個正在走向沒落的行業,人才反而是過剩的。

所以我們應該對出現這樣的人才短缺現象,感到高興。但是我們時不時需要回過來考量,在薪資和福利上制定相對來說比較透明、公平的标準,使得公司時時處于比較具有競争力的狀态。

Q9

Q: 不管是國内的集采、國談,還是國際化,對藥品生産商而言,降低成本是永遠的命題。你認為研發試劑、設備,生産用耗材、設備的“國産替代”是否為實現成本降低的有效途徑?你認為,在研發、生産中,哪些關鍵試劑、耗材、設備還無法實現“國産替代”,卡住了降本增效的“脖子”?

A: 我們應該更多維度、多層次來思考這一問題,這其中包括成本節約、組織架構的優化調整、專利保護、增強公司的議價能力等方方面面。不是說一刀切,絕對化地認為“國産替代”是一個唯一正确的方向,我們還是要秉持公開、透明、客觀的态度去思考,到底國産之後是不是符合成本效益,不是符合整體的公司規劃的,不要陷入唯國産論的邏輯。

但是我們要确保一個事情:就是在供應鍊上不能斷,在提供給病人的産品上不能斷,這個穩定性是我們需要鞏固的。先有國家,再有市場。對一個市場的理解,是要充分站在國家的背景之下,我們追求的是人民的幸福,無論是國産品牌還是進口品牌最終的價值都是為人民服務。
是不是國産,每一個産品有不同的戰略部署,不能一刀切。

關于極目生物


極目生物是一家總部位于中國、專注于眼科創新療法的生物技術公司,擁有覆蓋從早期發現階段到商業化階段的一系列突破性眼科治療技術産品組合。公司的願景是,通過在中國、亞洲乃至全球提供創新療法,解決眼科疾病領域未滿足的臨床需求,惠及廣大眼科患者群體。極目生物在生命科學領域專業投資方的支持下創立,并由一支擁有豐富的全球眼科産品研發和商業化經驗的行業精英團隊管理。有關更多信息,請訪問www.arcticvision.com。


投資者和媒體聯系:
communications@arcticvision.com



地址
@1上海市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6号世紀匯二座9樓906-908室 @2北京市朝陽區建國門外大街乙12號雙子座大廈東塔10層A09單元 @3香港尖沙咀廣東道21號英國保誠保險大樓23樓2305室
新聞訂閱
訂閱
版權所有© 2022 極目峰睿(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